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跳蛋和车震
跳蛋和车震
甄瑶第一次接触跳蛋是在高三的时候。

她高二被刘淮生破处,海南之行结束后,他们也会避开大人偷偷摸摸地**,直到他离开前往美国。

那时候初晓**的滋味,身子刚刚被他开发,正是**强盛的时候,却被现实硬生生分开了。

她高三很忙,每天回到家基本上都是10点往后,因为要上晚自习。

一开始刘淮生每天都会跟她视频,有时候聊着聊着她直接睡着了,他是又心疼又内疚。

后来他强制要求,只能在周末的时候视频,平时她上课的日子应该多多休息,甄瑶只好答应,实在是太累了。

所以周末的时候,她总是反锁房门,再打开笔记本和他视频。尤其是父母不在的时候,两个人玩得更疯。

每一次他总是哑着声音诱哄她:“把衣服脱了好不好?我看看我的小宝贝有没有长大”

一开始甄瑶还扭捏,觉得难为情,刘淮生就会继续跟她说情话,惹得她**冒着**,看她神情恍惚,他才说:“乖宝,把衣服脱了,老公想看看你的**”

甄瑶被他说得浑身燥热,羞着脸脱了上衣,粉色的内衣把她的大**托住,刘淮生看着,呼吸急促:“乖,把内衣也脱了吧”

甄瑶舔着唇,去解背后的扣子,她跪在床上,俯下身看着摄像头,沉甸甸的大**没了内衣的束缚,跳脱出来,几乎打在摄像头上。

刘淮生喉结滚动,恨不得马上出现在她面前,把她狠狠搂在怀里吸她舔她。

“好奇怪呀..”她压低声音呻吟道

“宝贝,用手摸你的**给我看..”他双目猩红,冷冷地命令着她

甄瑶双手捧着大**,缓缓地揉捏,越揉越觉得难受,她带着哭腔:“好难受嗯...”

“别哭,宝贝,把裙子脱了,把**对着老公,乖”

甄瑶手忙脚乱去脱裙子,粉色的纯棉内裤已经湿润,她勾着内裤边缘,缓缓脱落,躺在床上,把腿分开,成m字型,**正好来个大特写。

“把手指插进去,揉你的小阴蒂”他教着她自慰。

甄瑶把中指放在穴口,时快时慢地揉,学着他那样,想象着是他的手指

“啊...”她娇吟

“宝宝...跟着感觉来,要到的时候就快一点重一点”他的手也扶着**套弄。

甄瑶一手揉着阴蒂,一手揉着胸,嘴里娇娇地喊他:“老公..想要你呀...插我...”

刘淮生双目猩红,手上速度也越来越快,最后两个人一起**。

甄瑶趴在床上,**的**蹭着床单,她轻声地哼着:“没有老公插的那么舒服...”

后来刘淮生给她快递了一样东西,甄瑶收到当天,和他边视频边拆箱。

是一根假**和一个可爱的小跳蛋。

她瞪大双眼看着眼前的情趣玩具,傻傻地问:“你干嘛送这个给我呀”

刘淮生笑着说:“代替我插着你啊”

他说:“你先消毒,然后我教你用”

那天她怀着虔诚又好奇的心理,被一根假**干到淫液横流。

“噢...又到了...”第三次**的时候,甄瑶感觉小死了一回。

有了这两样小玩具,枯燥无味的高三好像变得有趣起来,甄瑶甚至觉得这玩意儿能解压。每个周末起床,洗漱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锁上房门,打开电脑,把跳蛋塞进**里,等着跟他视频。

刘淮生每一次打开电脑,总能看着她娇媚动人的女友跪趴在床上呻吟,粉嫩的穴里插着一只粉色的跳蛋,她还会揉着自己的那对大**娇娇地叫他:“老公...”

所以说,甄瑶的跳蛋情节是刘淮生培养起来的。

她甚至可以说是他的小女奴,在美国的时候,有一次周六,他们决定去趟图书馆,出发前,他就邪邪地把跳蛋塞在她的**,而遥控器就在他手里。

那天甄瑶简直不想再回忆,安静的图书馆内,他时不时地把跳蛋开到最大档,她只好夹着腿,捂住嘴,忍受着下身的痉挛,奶头也被**支配得挺立,最后她实在受不了,拉着他进了女厕,脱下**的内裤,求着他操穴。

这样的例子很多,越玩越大,越玩越嗨。

有一次,甄瑶很喜欢的一支乐队在纽约开演唱会,刘淮生托人买了两张前排的票,甄瑶兴奋到爆炸,从中午就开始想晚上穿什么衣服,化什么妆,出门前,终于决定好,一件到脚踝的露背连衣长裙,画着淡妆,整个人又欲又纯,纯到他忍不住想搞坏她。

于是哄着她戴上跳蛋,甄瑶一开始还不肯,担心在演唱会上出丑,可刘淮生不顾她的反对,拍打着她的小屁股,压着她直接塞了进去。

小屄里被填满的满足感使得她也舍不得放弃这美好又刺激的体验。

于是垫了块护垫在内裤上,插着跳蛋出门了。

那天晚上,现场气氛非常嗨,身边的一对对情侣唱着唱着就热吻起来,而刘淮生也搂着她,手抚摸着她光裸的背部,有意无意地伸进她的衣内去摸她的**。

而她的下体也受着侵犯,跳蛋被他打开,开到最舒服的那档,呻吟不断,淫液肆流,甚至她的股沟都是湿哒哒一片。

音乐声很大,大家都跟着主唱一起起身摇摆,全场大合唱副歌。

她扭着身子,抱着他,在他耳边哭着求饶:“不要了好不好..啊...老公...求你了...”

刘淮生笑着抱紧她,轻咬她的耳垂:“忍着,你会喜欢的”

他笑得像个邪恶的恶魔,甄瑶搂着他的脖子,跟他接吻,她急需要他的吻他的抚摸,可是刘淮生就是不肯好好给她。

他在吊着她的胃口。

那天的演唱会她没怎么听,结束后她拉着他上了车,她瘫坐在座位上,放声呻吟,楚楚可怜地看着他:“老公...插死我吧...想要啊...”

她趴着,脸对着他的**,拉开裤子的拉链,又硬又烫高高翘起的大鸡巴被她吃进嘴里。

“嗯...真好吃...好大呀”她泪眼朦胧,张大了嘴去吃他,也不管不顾这还是在车上,停车场不断有人出去。

刘淮生按着她的头,抚摸着她的头发,享受她的**。

“宝贝,你的技术越来越好了”他哑着声音说

甄瑶帮他吃了一会,实在受不住,把他的手拉到内裤里,娇娇地求:“拿出来嗯..插死我吧...”

刘淮生眼神暗了暗,终于如她所愿,抽出被淫液浇灌的跳蛋,扶着她的腰,坐在他的**上。

“嗯....”两人舒服得一同叫出声。

停车场内渐渐安静,窄小的车内,两人喘着气操干着,她的淫液滴落在座位上,把他的裤子也浸湿了。

刘淮生掐着她的乳房,狠狠地说:“操死你..”

甄瑶仰着头,甩着长发,把大鸡巴送到他嘴边:“好痒嗯...吃吃呀老公...”

他把她的奶头含进嘴里,用牙齿啃咬,越是大力,她叫得越大声

“啊啊啊好舒服...”

“你是不是荡妇?”他的手指大力刮着她的乳头,下体快速抽插,狠狠地问

“我是..嗯..我是老公的荡妇...”

他的手啪啪几下打在她的屁股上:“你是我的性奴...”

“嗯..主人...再打打我吧..”听到他说“性奴”二字,她更加兴奋,小穴紧紧夹住他的大鸡巴。

刘淮生大力地打她的小屁股,狠狠地揉着她的胸:“你是我的装精器,每天都要给你灌精”

“啊啊啊...”甄瑶感觉到穴内酸胀,双腿直发颤,最终被他一个顶弄,直接泄了身。

刘淮生也在最后关头射了精,满满的浓精射在她体内。

车震过后的两人相拥在一起,她的长裙还穿在身上,他也衣衫完整。

“脚麻了..”甄瑶嘟囔一声

“车震就这点不好”他笑,抚着她的背

那次做爱堪称完美,事后甄瑶尝尝回味。

【完】